鹏翎股份(300375.CN)

国资上位失利、高管趁势减持 鹏翎股份易主告吹

时间:20-09-03 17:46    来源:新浪

来源:富凯财经

原标题:国资上位失利,高管趁势减持,鹏翎股份(300375)易主告吹

9月2日晚间,鹏翎股份公告了控股股东、实控人张洪起发出的《解除<股份转让框架协议>、<股份转让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通知》,宣告了湘潭国资入主这家天津上市公司失败的结局。

从签署转让协议到解除通知,不足5个月时间。张洪起也已将3000万保证金退还给受让方九华投资。而彼时,鹏翎股份还信誓旦旦,九华投资作为国有独资公司,实力雄厚,即使21个重点项目开工,也不会对公司造成影响。

受此消息影响,鹏翎股份一改连日强势走势,9月3日收盘报5.35元,下跌7.60%。

合规审查未通过

公告显示,今年4月1日,张洪起与湘潭九华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随后又签署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双方约定,上述协议执行完成后,九华投资将合计持有上市公司约2.13亿股股份的表决权,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约7.49亿股的28.39%,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湘潭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在公司公告股份转让后,深交所连续下发了问询函、关注函,要求就控制权变更、公司工作安排进行说明,并重点对张洪起限售股份、承诺履行及任职安排进行关注,并明确不得使用“暂未”、“尚不”等模糊表述。

虽然鹏翎股份随后回复了问询函的问题,但是在昨晚的公告中,因在《股份转让协议》约定的90日内未取得交易所的合规审查确认意见,张洪起已经书面通知九华控股,解除之前与九华控股签订的《股份转让协议》,自发出书面解除通知之日起,《股份转让框架协议》、《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一并解除。

截至公告披露日,上述股份转让事宜及表决权委托事宜尚未完成深圳证券交易所审查和证券过户登记手续。公司控制权未发生变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仍为张洪起。

高管趁机忙减持

就在上述股权转让消息袭击下,鹏翎股份股价已从4月1日收盘价3.84元/股上涨至9月2日5.79元/股,涨幅达51%。

此间,多位高管完成减持计划。特别是在上述消息公布第二天,公司董事李金楼、监事会主席王忠升、监事刘丽出具的《关于拟减持公司股份的告知函》,被市场质疑“踩点”减持。此后股东博正资本也公布了减持计划。截止目前,上述减持计划均已实施完毕。

其中,董事李金楼、监事会主席王忠升、监事刘丽、高级管理人员高贤华分别减持公司股份数量76万股、61万股、21万股、10万股,分别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0.1020%、0.0820%、0.0280%、0.0139%。减持完成后,上述人员持有公司无限售条件股份基本清零,仅高贤华剩余41股无限售条件股份。而股东博正投资减持后亦不再持有公司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鹏翎股份副董事长张宝新还曾因为“忽悠增持”被天津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营收净利双下滑

疫情爆发以来,汽车零部件公司不仅被迫停工停产,而且面临订单数量骤减的冲击。

作为主营汽车用胶管的企业,鹏翎股份上半年营业收入7.09亿元,同比减少5.2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404万元,同比减少8.59%。而其营业利润和利润总额则下降更为严重,分别为4865万元、5167万元,同比减少28.44%、24.3%。

鹏翎股份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主机厂开工时间均延迟,我司部份技术人员因疫情管制也延迟到岗,给新品开发的进度上带来了一定影响。

与此同时,鹏翎股份在同业竞争加剧及主要客户依赖的压力下,也面临着行业下游企业挤压利润的风险。分析称,汽车整车制造厂商处于汽车产业链的顶端,对零部件厂商具有较强的议价能力,因此上游汽车零部件行业承受较强转嫁降价压力。虽然公司在汽车零部件行业具备了一定的技术实力和竞争优势,但是下游整车厂的行业地位和业务规模使其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较强的价格谈判实力,导致公司毛利率下降的风险。

半年报显示,公司分产品的毛利率均呈现同比下降的趋势。其中三元乙丙橡胶密封条由2019年的35.67%下降至31.07%。

或许是因为经营压力,今年初公司因为环保问题被天津市生态环境局罚款5万元,处罚事由为产生含挥发性有机物废气的生产活动未在密闭空间中进行,这也是近年来公司首次领到行政处罚。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创业板火爆行情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